第四十八章 疗伤

时间:2023-03-24 08:52:34来源:山长水阔网 作者:时尚
    四十八、第章疗伤疗伤

    拔出腰间的第章疗伤长剑,公孙世没有丝毫犹豫的第章疗伤%E3%82%AA%E3%83%B3%E3%83%A9%E3%82%A4%E3%83%B3%E3%82%AB%E3%82%B8%E3%83%8E%E5%9B%BD%E5%86%85%20~%20qc377.com%20%F0%9F%94%B7%E4%BB%AE%E6%83%B3%E9%80%9A%E8%B2%A8%E3%82%AA%E3%83%B3%E3%83%A9%E3%82%A4%E3%83%B3%E3%82%AB%E3%82%B8%E3%83%8E%2C%E3%83%A9%E3%83%83%E3%82%AD%E3%83%BC%E3%83%AB%E3%83%BC%E3%83%AC%E3%83%83%E3%83%88%2C1BTC%E3%81%AE%E8%B3%9E%E9%87%91%E3%82%92%E5%8B%9D%E3%81%A1%E5%8F%96%E3%82%8B%21%E3%82%AA%E3%83%B3%E3%83%A9%E3%82%A4%E3%83%B3%E3%82%AB%E3%82%B8%E3%83%8E%E5%9B%BD%E5%86%85就冲到了徐的身旁,跟着徐一起跟刺客们打杀起来。第章疗伤这些刺客本就是第章疗伤一顶一的高手,虽然武功比徐跟公孙世略低了些,第章疗伤可这会人数众多,第章疗伤想要将他们全部剿杀还是第章疗伤要费一些功夫的。

    公孙世的第章疗伤加入并没有引起徐多大的关注,徐甚至连看都没看他一眼,第章疗伤握紧手里的第章疗伤剑,躲过向她砍来的第章疗伤弯刀,直接就将这拿着弯刀的第章疗伤手斩下,你好像砍下的第章疗伤不是手,而是第章疗伤个大冬瓜一般。

    所以等夏侯瑾带着人赶到的时候,院子里的刺客也就剩下二三十个了,夏侯瑾一挥手,跟着他的%E3%82%AA%E3%83%B3%E3%83%A9%E3%82%A4%E3%83%B3%E3%82%AB%E3%82%B8%E3%83%8E%E5%9B%BD%E5%86%85%20~%20qc377.com%20%F0%9F%94%B7%E4%BB%AE%E6%83%B3%E9%80%9A%E8%B2%A8%E3%82%AA%E3%83%B3%E3%83%A9%E3%82%A4%E3%83%B3%E3%82%AB%E3%82%B8%E3%83%8E%2C%E3%83%A9%E3%83%83%E3%82%AD%E3%83%BC%E3%83%AB%E3%83%BC%E3%83%AC%E3%83%83%E3%83%88%2C1BTC%E3%81%AE%E8%B3%9E%E9%87%91%E3%82%92%E5%8B%9D%E3%81%A1%E5%8F%96%E3%82%8B%21%E3%82%AA%E3%83%B3%E3%83%A9%E3%82%A4%E3%83%B3%E3%82%AB%E3%82%B8%E3%83%8E%E5%9B%BD%E5%86%85几个人迅速的出手,半柱香的功夫,院子里的喊杀声就停了下来,看着满院子的尸体,夏侯瑾的眉头蹙了起来。

    近百名刺客,在半个时辰之内就全数被剿,恐怕连刺客们都没有想到这样的结局,不过霍梅中箭,这是夏侯瑾没想到的,更没想到堂堂的将军府竟然就派了十几个侍卫保护霍梅,这无疑让夏侯瑾愤怒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“东篱,带主公回御阁!”御阁是墨香阁在长安城里的总部,除了墨香阁的几个主事,几乎没人知道御阁在哪,即便是卫凌在长安城这么久,也没找到御阁的地点,所以一听要将霍梅带走,卫凌就将霍梅紧紧的抱在胸前。

    “谁也别想带走我的夫人,我不管你们是谁,也不管你们是何身份,她是我的妻子,我有权跟她在一起!”夏侯瑾也不多言,直接挥掌就朝着卫凌劈下,卫凌一只手抱着霍梅,伸出另一只手硬生生的接了夏侯瑾一掌。

    夏侯瑾用了十成十的功力,卫凌则因为有所顾忌只用了五成,所以被夏侯瑾的内力震伤了内腹,此刻胸口都有些气血翻涌。

    “你还有脸说是她的夫君?你就是这么保护她的?据我所知将军府私下教养的影卫不下五百,可刚才主公被人刺杀的时候,你的影卫何在?罔我们主公如此的信任你,如此看来,你的所谓情深意重也不过尔尔!卫凌,你给我听好了,不把主公交给我们,我踏平你的将军府!”

    徐已经站在了夏侯瑾的身后,看着卫凌的眼神中也透着幽怨,霍梅已经被卫凌点住了穴道暂时止住了血,看着她苍白的脸色卫凌更是心疼的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“要去要留我会尊重夫人的意见,她现在不宜挪动,必须马上把箭取出来,今日之事的确是我的疏忽,等她好了,我自会给她一个交代!”说完卫凌不理夏侯瑾,抱着霍梅就进了卧房,虽然前厅里到处都是乱箭,但好在内室还是完整的,所以卫凌赶紧将霍梅放在床榻上,看了看她肩上的箭,考虑着要怎么取出来。

    也就在这时候,夏侯瑾也跟了进来,手里还多了一个药箱,看着霍梅右肩上插着的箭,眉头皱的更紧,默不作声的从药箱里拿出一应工具,又吩咐外面的让烧来热水净手,这从拿起一把小巧的匕首准备给霍梅取箭。

    箭头跟箭尾已经被卫凌除去,夏侯瑾也顾不得太多,直接用匕首割开了霍梅肩膀上的衣衫,用酒给箭身周围的皮肤上消毒,看了看插在霍梅身体里的竹制箭身,又用手摸了摸箭身的位置,抬头看了卫凌一眼。

    “我要拔箭,因为擦着肩胛骨,可能会有些痛,你扶好她,千万不要让她乱动!另外……一旦箭被拔出,势必会流不少的血,你要用最快的速度点住她的穴道!”

    “我会照先生说的做,只是要固定住她不动,我就必须要抱住她,您看……”夏侯瑾嘴角抽了抽,这都什么时候了,谁还会在意这个,没好气的瞪了卫凌一眼,从药箱里拿出两块干净的白布,在霍梅的肩膀上一边放置一块,卫凌已经坐在床榻上将霍梅紧紧的抱在胸前,看着露在霍梅肩膀两端的箭身,卫凌的后背上全是冷汗。

    因为霍梅已经昏迷,所以夏侯瑾没有用麻沸散,也不知道霍梅能不能忍住疼痛,所以犹豫了一会从伸出手,握住了箭身的一头。深吸一口气,夏侯瑾突然发力,箭身从霍梅的身上穿过,一道血剑飙出,箭身就被夏侯瑾拔了出来,因为速度极快,而卫凌则在箭身拔出的同时就点住了霍梅的穴道,所以并没有流太多的血。

    不过因为疼痛,霍梅被痛醒了。“梅儿,你怎么样?”卫凌一脸的紧张表情,额头上都是汗,明明疼的是霍梅,可这会看着似乎卫凌比她还要痛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好痛……”夏侯瑾看见霍梅醒来心里还有了一丝欣慰,只要人是清醒的,那么伤势就不算太糟糕,要是一时半会的醒不来,恐怕就是凶多吉少了。

    “主公,这是止痛的药丸,您先服下一粒,我先给您的伤口清洗一下在包扎,等包扎好了,我会解开您被点住的穴道,到时可能会更痛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起初霍梅的意识都是混混沌沌的,因为拔箭的疼痛太厉害,她才会被痛醒,也是此刻她才发现跟她说话的人是夏侯瑾。

    “夏侯先生?您怎么在这里?对了……徐……徐受伤了,她在哪?她有没有事?”说着霍梅就挣扎着准备下床,吓得卫凌一把就把她搂进自己的怀里,紧紧的抱着她防止她在继续乱动。

    “主公莫动!您身上的箭伤可不是小事,这血才刚刚止住,你这么动下去,若是伤口再流血可就不好了!徐那边主公放心,桂姨已经去给她疗伤了,她身上都是皮外伤,不会有事的!倒是您……”夏侯瑾看了卫凌一眼,拿来药粉开始给霍梅的伤口上药。

    卫凌点了霍梅肩上的麻穴,所以她只是感觉到了一部分的痛感,但即便如此还是痛的霍梅满头大汗,脸上一点血色也没有,嘴唇被紧紧的咬住,怕她咬破自己的嘴唇,可卫凌的两只手都紧紧的抱着霍梅空不出来,情急之下直接吻佐梅的嘴唇,撬开她的贝齿,任由她咬破自己的唇瓣,即便嘴里全是血腥味,卫凌也没有松开。

    不过好在夏侯瑾的手法利索,很快就给霍梅包扎好了伤口,卫凌这才小心翼翼的让霍梅平躺在床榻上,小心翼翼的给她盖上锦被。
相关内容